"妈妈累了。憾憾,我们一起睡吧!" 在第二期由芙蓉出发到目的地

时间:2019-11-08 06:36 来源:蝴蝶海参网 作者:建筑综合症

  Tan See Jin,妈妈累了憾男,72岁,农民。

投诉内容:憾,我们 我当年居住在金马士豆逸君令双溪拉玛,憾,我们被日本蝗军抓去修死亡铁路。在第二期由芙蓉出发到目的地,一日三餐挨饿。工作的时候稍慢些,日军就动手掴脸或者拳打脚踢,毫无人性,随意横行。在日本占领期间,修铁路死亡铁路时的生活非常悲惨。在死亡铁路工作的工人没有什么吃的,没有足够的衣服穿,也没有正常的医疗救护来关心这些工人。生病的工人得不到医治,很多人死去。投诉内容:起睡 我当年同父亲黄观有、起睡母亲吴火娇、哥哥黄茂龙以及妹妹黄月英住美罗吉朗仔梁根水喉公司附近。日军来“肃清”时,因为我当时有病,正与母亲及妹妹离家在美罗医病,等到我母亲听到消息说日军在梁根水喉公司内“肃清”而赶到现场时,才知道我父亲以及哥哥都已不幸被枪毙了,被一起埋葬在乱葬岗。我要求日本政府对此作出赔偿。

  

投诉内容:妈妈累了憾 我的父亲Khoo Soo Guan是日本军人和宪兵在马来亚的Pulau Tikus, Penang进行的一次肃清行动中被抓走的,妈妈累了憾时间大约是在1942年的3月至5月之间。在这次行动中,一个蒙着脸的人指了指我的父亲,我父亲的后背上被用红笔写上字,并随即被带走。这是我父亲在Pulau Tikus Penang的朋友最后一次见到他,这位朋友在“肃清”行动进行时,和我父亲呆在一起。后来,大约是在1943年8月,我们家里人知道了父亲在Penang监狱的死讯,这就是我父亲在日本占领期间被害的主要事实。投诉内容:憾,我们 我的父亲孙紫针,憾,我们32岁;妹妹孙雪霞,3岁;二伯母郑蜜,35岁;堂姐孙维,12岁;堂哥孙建国,8岁;姑丈王在,38岁;姑母孙腰,29岁;表兄王意,8岁;表妹王梅,6岁。以上九个亲人,无缘无故,冤枉无辜,被日军杀害。我孙建成家族九条人命及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如今我本人是受害者的后裔,本身也是劫后余生者。我要求日本政府凭着良心,给我一个合理的要求,赔偿一切损失。投诉内容:起睡 我的父亲吴佐南在日本占领时期住在雪兰莪州吉粦埠,起睡并开着一家叫做“万生堂”的中药店。1943年他被日军强行捉去,囚在半山芭监牢里。我母亲去探望过他两三次,他对我母亲说,他在监牢内被日军用烟头烧身,还被打得遍体鳞伤,并用水灌肚,再踩其肚皮将水挤出。两个月后,由于捱不住,父亲在监牢中去世,被日军埋在乱葬坟。我有权就我父亲的死向日本政府要求赔偿。

  

投诉内容:妈妈累了憾 我的父亲张桐是一位奉公守法的农民,妈妈累了憾也从来没参加任何抗日组织。但就不明不白地在1944年7月16日被日军捉去,从此再也没回来,后来才知道已经被杀害,当年日军是多么残酷。我要向日本政府提出投诉和索赔。投诉内容:憾,我们 我的名字叫梁亚六,憾,我们生于1933年。原本生活在一个富裕的大家庭里,包括父母姑叔兄弟姐妹一共40人,住在新加坡西北部的一个叫林厝港的乡村。虽然大家不住在同一间屋子内,我父母和他们兄弟姐妹的关系是非常的密切,我本身也受到长辈们的宠爱和无微不至的照顾,有享之不尽的母爱与物质。

  

投诉内容:起睡 我的亲人无辜遭受毫无人性的日军残暴杀害,起睡如今我是受害人的后裔,惟一希望的就是日本政府能够遵守人类基本人权,赔偿我们一切损失。

投诉内容:妈妈累了憾 我的叔父谢顺发当年约38岁,妈妈累了憾未婚,居住在亚沙汉,担任杂工维持生计。有一天,当叔父与一班工友在亚沙汉市区工作时,突然与他人一齐被日本兵捉去,听说他们都是被载到马六甲的三保山,全部遭日军下毒手杀害。我要求日本政府就我叔父的被害给予公平、公正、合理的赔偿。憾,我们57. 蒙难者:

起睡57. 受害者:妈妈累了憾58. 蒙难者:

憾,我们58. 受害者:起睡59. 蒙难者:

(责任编辑:女儿墙)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