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上的是包袱? 肩上的是包端起一盆凉水

时间:2019-11-08 07:20 来源:蝴蝶海参网 作者:生命线

  她爬起来,肩上的是包端起一盆凉水,肩上的是包浇到那两个女人身上。她们惊叫一声,闪电般地分开了。她们都把彼此的头发揪乱、把彼此的脸抓破、把彼此的上衣撕破,暴露出彼此的伤痕斑斑的乳房。她们呸呸地吐着对方的血,余恨末消。胖女人又端起一盆水,用力地泼出去。清清的水在空中展开透明的翅膀。水没落下时她再次跌倒在井台上,手中的搪瓷盆子旋转着飞出去。几乎砍在腆肚子男人们的头上。他们与井边的女人都很熟,戏谑打骂,拉拉扯扯,抠抠摸摸,最后都进入了板房。

巴比特坐在筏上,肩上的是包实际上等于坐在水里。上官念弟坐在他的对面,实际上也是坐在水里。哑巴和五个士兵分坐两边,肩上的是包只有尊龙大爷一个人稳稳地站在筏尾。

  肩上的是包袱?

对岸还在挥舞小红旗。鲁齐人对通信兵说:肩上的是包“发信号,让他们注意接应。”通信兵摸出那只粗筒子枪,肩上的是包向着河面上空,连打了三颗信号弹。对面的小红旗停止摇摆,一些黑色的小人儿在银色的水线上飞快地跑动着。鲁立人看看表说:肩上的是包“放筏!”

  肩上的是包袱?

堤顶上那两个拽绑腿带子的士兵松了劲儿。尊龙大爷用木锨头顶着河堤,肩上的是包两边的士兵们别别扭扭地用木锨拨着水,肩上的是包木筏慢慢地离开岸边缓水,倾斜着往下游漂去。岸上的那两个士兵像放风筝一样,迅速地放松着连结在一起的几十根绑腿带子。肩上的是包第三卷第38节 我的席位在天堂和地狱之间(4)

  肩上的是包袱?

岸上的人都紧张地盯着木筏,肩上的是包鲁立人摘下眼镜,肩上的是包用衣襟一角匆匆地擦着。摘了眼镜的鲁立人目光迷茫,显得满脸傻气。他的眼睛周围是两个白圈,像沼泽地里那种吃泥锹的鸟。他把代替眼镜腿的麻绳挂在耳朵上。他的耳朵根已被那麻绳磨烂了。木筏在河水中打了横,缺乏弄水经验的士兵横一木锨竖一木锨地劈砸着水面,浊浪冲上木筏,筏上的人衣服都湿了。双手被绑的巴比特惊恐地大叫着,六姐紧紧地抓着他的手。尊龙大爷在筏后摇晃着,喊叫着:“老总们,老总们,别乱,别乱,动作一致,要紧的是动作一致啊!”鲁立人摸出枪,对天连放了两响,筏上的士兵都抬起头来。鲁立人大叫:“听尊龙大爷的号子.不许乱!”尊龙大爷说:“老总们,别乱,听我的号,一、二、一、二、一、二,悠着劲划呀,一、二……”

木筏进入中流,肩上的是包飞快地往下游冲去。巴比特和六姐趴在了木筏上,肩上的是包浪花从他们背上漫过去。岸上的两个牵绑腿带的士兵大叫着:“团长,绑腿到头了。”木筏已滑下去一百米远。绑腿带子绷得像钢丝一样,两个士兵把带子挽在胳膊上,带子勒进了他们的皮肉。他们的身体往后仰着,几乎要躺倒了,脚后跟溜溜地往前滑,眼见着就要滑下河去。筏子在河中倾斜起来,筏上的士兵怪叫着。“快点往前跑!”鲁立人大声命令那两个牵绑腿带子的土兵,“往前跑呀,混蛋!”他们俩踉踉跄跄地往前跑去,河堤上的士兵纷纷让开了道路。牵扯木筏的绑腿带子松了,木筏在湍急的中流飞快地往下游漂流。尊龙大爷喊着号子,筏上的士兵弓着腰,动作一致地划着水,筏子在往下漂流的过程中一点点往对岸靠拢。他终于哭累了。卧在地上,肩上的是包潮湿的泥地渍得身体很不舒服。他爬了起来,肩上的是包擤擤红肿的鼻子,擦擦脸上的泪痕。大哭一场后,他感到心里通畅了许多。芦苇上吊着一个伯劳鸟的旧巢。芦苇根缝里爬行着一只黄颔蛇。他吃了一惊,庆幸自己刚才趴在地上时,没让它顺着裤腿钻到裤档里。看到鸟巢他想起了东方鸟类中心。看到蛇他想起了耿莲莲。他的心中渐渐升腾起怒火。他一脚踢在鸟巢上。没想到那鸟巢是用马尾栓在芦苇上的,他一腿没踢飞鸟巢,却差点仰面跌倒。他用手撕下鸟巢,扔在地上,双脚跳上去乱踩,一边踩,一边骂:“王八蛋个鸟类中心!王八蛋!我踢了你!我踩碎你!王八蛋!”踩碎了鸟巢,他心中勇气陡增,怒火更盛,弯腰折断一根芦苇,芦苇叶子在手掌上划开—条血口子。他不顾疼痛,高举着芦苇,去追赶那条黄颔蛇。终于看到它了。它在紫红色的芦芽间蜿蜒行进,爬得非常快。他举起芦苇,骂道:“耿莲莲,你这条毒蛇!老子不是好欺负的,老子要了你的命!”他猛地把芦苇抽下去。芦苇似乎打在了蛇身上,也好像没打到蛇身上。但这条粗大的黄蛇,身体迅速地盘起,并猛地昂起了镶黑色花纹的头,它对着他吐着黑色的信子,并发出咝咝的声响,它的两只灰白的眼睛阴毒地盯看他。他浑身发冷,头发竖起来,刚要把芦苇抽下去,就看到它的身子蹿了过来。他叫了一声亲娘,扔掉芦苇,不顾干硬的芦苇叶子割脸割眼,呼呼隆隆地逃出了芦苇地。回头一看,没见那蛇追上来,他才松了一口气。这时,他感到四肢酸软,头昏脑胀,浑身一点力气没有,肚子饿得咕咕响。远处,“东方鸟类中心”高大的牌坊式大门在阳光中光彩夺目,仙鹤的叫声直冲云霄,往日,这会正是开午餐的时候,牛奶的甜味,面包的香味,鹌鹑肉、山鸡肉的鲜味儿……一齐向他袭来,他开始对自己的莽撞举动后悔了。为什么要离开“东方鸟类中心”呢?

去送礼又丢你什么面子呢?他扇了自己一巴掌,肩上的是包不痛;又扇了一巴掌,肩上的是包有点痛;狠扇了一巴掌,痛得他蹦了一个高,半边脸火辣辣的。上官金童,你这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大混蛋!他大声骂着自己。他的脚带着他,不由自主地向“东方鸟类中心”走去。去,大丈夫能伸能屈,给耿莲莲赔个礼,道个歉,认个错,求她收容你。人到了这份上,还要什么脸皮?面子?脸皮、面子是给富人的,不是给你的,骂你是臭虫,你就成了臭虫啦?骂你是虱子,你就成了虱子啦?他深深地自责着,自怨着,自艾着,自己原谅自己,自己心痛自己,自己开导自己,自己说服自己,自己教育自己,不知不觉地,他又站在了“东方鸟类中心”大门口了。他在“东方鸟类中心”大门口徘徊着,肩上的是包犹豫着,肩上的是包几次想硬着头皮闯进去,但事到临头又退缩了,是嘛,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此处不养爷,必有养爷处。好马不吃回头草。饿死不低头,冻死迎风立。不争馒头争口气,咱们人穷志不穷。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想了许多格言警句,他想昂然离去,但刚走几步,又回来了。上官金童进退两难。他盼着能在大门口碰到鹦鹉韩或是耿莲莲。但刚听到鹦鹉韩的喊叫声,他就匆匆忙忙地躲在了树后。就这样他在大门口熬到太阳落山。他仰望着楼上耿莲莲房间里射出的柔和灯光,心中万分惆怅。观望良久,终于无计可施,便拖着两条长腿,一步步挨向繁华市街。

他被食物的味道吸引着,肩上的是包不知不觉地到了风味小吃夜市街,肩上的是包这里原先是关流星拳师设拳厂招徒练武的地方,现在变成了食品街,两边的商店还没打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在商店的门脸上闪烁着,变化着。一些懒洋洋的售货员,倚在店门口,灵巧地吐着瓜子皮儿,等待着顾客,但进店的顾客寥寥。街上的风景更好。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上洒满了水。路两边,临时拉起两排罩着大红灯罩的电灯,亲切而暖昧的红光照得湿漉漉的路面泛着青油油的光,灯罩下的摊主都穿着白制服,带着高帽子,脸上都油光闪闪。在这条小吃街的入口处,竖着一块高大的牌子,牌子上写着:沉默是黄金。在这里,你的嘴巴只具备吃的功能,而不具备说的功能。如果你能坚持,必将得到奖赏。想不到“雪集”的规矩,竟被移植到小吃街上来。红灯映照,粉红色的蒸气在街上盘旋缭绕,摊主对着顾客施眼色,做手势,整条街都显得神神秘秘,鬼鬼祟祟。一群群的红男绿女,三三两两的、搂肩搭背的、挤鼻子弄眼的,但都恪守着不说话的规矩,在一种古怪而愉快、既不像恶作剧也不像幽默的气氛中,像鸟儿一样,摇摇晃晃,悠悠荡荡,东叼一口,西叼一口,卖者和买者,都处在庄严的游戏状态中。上官金童一踏入这条失语的街道,心中陡然升起回归家园般的温馨感。他暂时忘记了饥饿和白天所受的屈辱,在沉默的街道上.他感到人和人之间反倒拆除了隔阂的篱笆。至高无上的,是有意识地克制自己,让嘴巴变成一种不招惹是非的、功能单一的器官。他踩着滑溜溜的石板街道往前走。卖油炸活虾的摊主,一个眉眼清秀的小姑娘,正在沸腾的油锅里,为一对搂着腰的青年男女,炸着那种深红色的、有两条发达螯足的小龙虾。在她面前的红色塑料大盆里,深红的龙虾愚蠢地爬动,闪烁着美丽的光泽。小姑娘用会说话的眼睛招呼着他。他看了一眼标价牌,慌忙扭转脸。他的口袋里,只残存着一张一元面值的纸币,连条龙虾腿也买不到。红灯映照下—笼活蛇闪烁着活物的光芒但它们却像死物一样盘缠着。一张油腻的大桌子上,端坐着四个白衣警察。他们的脸色都很柔和,毫无敌情观念。老板的助手,是—个头上绾着一根蓝手绢的深眼窝高颧骨的姑娘——也许是个少妇,因为她的乳房在大幅度的运动中像两包凉粉似的晃动着,处女的乳房是有坚固的底座的——她在一块木板上宰蛇。蛇在她的手里是活着的死东西。她好像忘记了它们是有毒牙的。她像从笼里往外摸胡萝卜一样随便摸出一条蛇,往木板上一按,啪,一刀剁去蛇头,然后她把蛇颈往钉子尖上一挂,双手扯着蛇皮往后一拽,雪白的蛇身便与蛇皮分离了。那条被剥成光棍的无头蛇还在木板上扭动着。她用麻利得让人看不清楚的动作剖开蛇腹,摘取蛇胆,剔除蛇骨,把整条的蛇肉扔给在大案上操刀的老板,一个胖大的黑汉子。他用刀背把那根蛇肉噼噼啪啪一阵乱砸,然后侧着刀锋,顷刻之间便把那条蛇削成一盘跟纸一样透明的肉片。而在他片一条蛇的时间里,那个姑娘已经把五条蛇剥皮去骨开膛破肚。警察们面前的锅子沸腾了,姑娘把一盘盘蛇肉摞在他们面前。四个警察目光相碰,唇边都浮起会意的微笑。他们同时举起厚重的啤酒杯,金黄色的啤酒在杯中冒着一串串气泡。砰!杯子碰响。都仰起脖子干杯,然后夹起蛇肉,往热水中一蘸,随即便填在嘴里。他目光左顾右盼着,走过了卖炸鹌鹑、炸麻雀的摊子、卖猪血豆腐的摊子、卖炸小鱼贴饼子的摊子、卖八宝莲子粥的摊子、卖醉蟹的摊子、卖羊杂碎的摊子、卖驴头肉的摊子、卖红烧牛、羊睾丸的摊子、卖汤圆、馄炖的摊子、卖炒蚂蚱、炸贩蚯蚓、炸蝉、炸蚕蛹、炒蜜蜂的摊子……天南海北的食物都在这儿汇集,但都在牌子上标着:高密东北乡风味小吃。这种广纳博采的风度让上官金童叹服。十几年前,从没听说过谁敢吃蛇。但现在,据说方半球的儿子与人打赌,竞用白面饼把一条毒蛇和一棵大葱卷在一起,蘸着新鲜豆瓣酱、喝着高粱酒,硬是那么津津有味地、叽哩咔嚓地给吃掉了。狭窄的青石街道上人们摩肩擦背,碰碰撞撞,由于都沉默,人们变得特别友善。只有油锅里炸物的哧啦声,只有刀在案板上的噼啪声,只有人嘴咀嚼时的巴嗒声,只有那些被现场宰杀的小鸟的唧唧声。他混迹在这崭新城市的故意装哑巴的食客中,眼睛饱览了美食,鼻子饱嗅了美味,嘴巴却淡得飞出了小鸟。他终于发现,喝一碗用龙嘴大茶壶冲出的茶汤正好需要一元钱。他向那大茶壶靠拢过去。龙嘴大茶壶的热水筏吱吱地鸣叫着。茶汤的味道苦中带香。他突然看到,独乳老金跟一个白脸的中年人正坐在龙嘴大茶壶旁边的摊子上,用竹签子挑着一串油炸田鸡腿,男的把手中的竹签递到女的嘴边让女的咬,女的又把手中的竹签递到男的嘴边让男的咬。这亲呢的情景令上官金童望之却步。他低着头溜到一边,躲在一根电线杆后。电线杆上贴着一层又一层的油印广告,招徕着花柳病患者。一股氨水味儿刺鼻辣眼,他知道这是男人们小便的地方。他在暗处,老金在明处。老金烫了个菜花状的大包头,头发油黑发亮。也许是染的,也许是假发套。黑夜能使老女人变嫩,化妆能让丑女人变美,所以老金在柔和的红灯下面若银盆唇涂脂,独乳高挺,胸衣亭亭如华盖,宛如一个风流少妇。瞧她那个卖弄风骚的肉麻劲儿!肩上的是包第六卷第90节 她卖弄风骚的肉麻劲儿(2)

(责任编辑:红灯记)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