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憾憾!"我一把抱住了孩子,"妈妈和你相依为命。相依为命啊!" 古人不论弹琴还是听琴

时间:2019-11-08 05:07 来源:蝴蝶海参网 作者:安乐战场

  古人不论弹琴还是听琴,憾憾我一把关注更多的往往不是弹拨技巧,憾憾我一把而是弦外之音,也就是弹奏者的情怀、心境。在中国古典文学中,有不少关于琴音透露心声的描写。甚至在最通俗的武侠小说中,也时常会写到琴曲,有时候小说中的人物能从琴曲中听出一个人的杀气或忧怀。懂琴的人,弹一支曲子就如同我们今天写一篇日记,将自己的一腔心事全然托付,为自己的情怀找一个安顿之所。

梦幻中,抱住了孩我们究竟能够触摸到什么呢?往往是那些自己在有意识的时候不敢承认也想不明白的隐秘的欢喜和忧伤,抱住了孩是自己心中那个真挚的愿望。这些愿望在现实中是被抑制的,我们腾不出心来思想,即便想了之后也只能淡淡地苦笑,因为它往往很难实现。名妓敫桂英爱上了书生王魁,,妈妈和你到了大比之年,,妈妈和你她赠送旅费,鼓励他去赶考。两个人辗转分离,因为种种的误会,敫桂英以为王魁负心,已被丞相招赘,但她还要执意死等王魁。这时候偏偏妓院的鸨母逼嫁他人,怨恨交织中,敫桂英上吊自缢而死。这样的一个魂魄,她心中有太多的牵挂和不甘,一方面爱王魁念王魁,另外一方面又怨王魁负心,恨他薄情寡意,所以到了阴间,她还要告上一状,这就是《阴告》。

  

那个时刻我忽然懂得了什么叫作"临事而惧"。我从小好像也没迷过什么影星,相依为命相真正追过的"星"就是眼前这些人了……场上笛子起来了,相依为命相水磨般的涟漪一痕一波悠悠漾开,哒!上板……我微微仰头,闭上眼睛,锁住眼帘里涌起来的酸和热。【红绣鞋】响起来了,【锦缠道】响起来了,【山坡羊】响起来了……我梳着羊角辫在周铨庵老师家里拍曲子的情形,我戴着耳机骑自行车一次一次被警察从红灯前截下的情形……那些青春流年中的吉光片羽,一霎间凌乱而鲜亮地飘摇闪烁,让我不能自持。那时候正在两场录像中间,依为命我顶着一脸大浓妆,被大灯烤得昏昏乎乎的,一手捧着盒饭一手举着西瓜:"我可不讲了!什么都不想讲。"那时年少,憾憾我一把气焰飞扬。《界牌关》一个亮相,憾憾我一把雄姿英发,白靠高靴,晃煞多少人的眼睛!摔抢背,翻吊毛,高高叠起的三张桌子上飞腾而下,英雄战死,也是一身掩不住的骄纵桀傲!所谓"少年壮志当拏云",台上台下,就说是这番气概了。

  

女鬼阎婆惜从最初登场,抱住了孩举手投足间就透露出一股灵异之美。她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背心,抱住了孩白色的裙子,脚下碎步快走,整个身子纹丝不动,令人感到她是飘荡而出的。更令人惊心动魄的,是她黑色长衣下面那一件艳红的长背心,随着身形飘动,红色在黑色长衣下面隐隐闪现,更添诡异之气。在见到张文远后,她要脱掉黑衣露出红衣,显示出她内心的火热,这又会给人一种突然间的惊艳。所以单看这个女鬼的行头,往往在一人身上也具有强烈反差的元素,层层剥离,让你不断地惊叹。这样一种灵异之美在昆曲舞台上的展现是极致的,已超出了我们日常经验可能达到的极限,它在挑战我们心灵延伸和感悟的能力。我们不在哲学理念上探讨鬼魂世界,也不在信仰层面上探讨它的有无,我们仅仅以审美的名义拷问一下,我们的感知力究竟能够在那个世界中感受到什么?潘必正上场的时候,,妈妈和你怀着一种惆怅。一个人走在月光之下,,妈妈和你闲步芳尘,细数落叶,毫无期待。但是,蓦然传来的一阵琴声打破了这种宁静。小道姑陈妙常抱着琴登场了!

  

潘岳处理完公事回到府中与夫人相聚,相依为命相井文鸾追问当年交与他的那只金雀是否还带在身上,相依为命相潘岳支支吾吾,回答说在书箱内放着。井文鸾要潘岳把金雀取来,说要将两人的金雀用同心绣线系在一起。潘岳并无金雀可取,想来想去,觉得不如索性把巫彩凤的书信交给夫人看,也许夫人就不怪罪自己了,或者肯把巫彩凤接来也未可知。但一找之下才发现信已经不见了。台上的潘岳焦虑万分,台下的观众与台上的井文鸾心下偷乐。井文鸾这才揭破谜底,将两只金雀都拿了出来。她指责丈夫说,夫妻本是"连枝同并,只合气求相应,共享安宁,你如何觑傍枝,觅小星?你言清行浊,亏心短行"。潘岳还想辩解,井文鸾又拿出了巫彩凤的书信,潘岳只得赔着笑脸向夫人解释此事并非自己本意,乃是别人撮合,实为无奈之举,后来惹动真情才做下错事,夫人向来贤惠,希望能得到原谅。井文鸾故作恼怒说,我平时是贤惠,今日权且不贤惠一次。一番佯装吃醋,直逼到潘岳给夫人跪了下来,井文鸾才揭破了一切,众人欢喜。

陪他在北京街头巷尾里闲逛,依为命路过菜摊子,依为命小武生扬扬剑眉,指着二尺多长的芹菜说:"你们吃的菜这么老的呀?我捆一捆挑起来好演《探庄》的了!"我一愣一愣地看着他,没话。《探庄》的石秀,担的是柴禾。《孽海记·下山》就是一出很诙谐的戏。我们曾经提到的《思凡》中的小尼姑色空,憾憾我一把刚逃下山便遇到了小和尚本无,憾憾我一把《下山》就是从小和尚本无演起的。小和尚本无,与色空的身世有些许相像,在襁褓之中就病病歪歪。父母请了算命先生推算,说他"命犯孤鸾",活不长久。无可奈何之下,父母将他"舍入空门,奉佛修斋"。随着年龄的增长,小和尚也心事渐多,他想到人生易老,光阴易过,想要回家养起头发,讨个浑家,过一段神仙般的生活。

《琴挑》发生在一个"月明云淡露华浓"的宁静美好的夜晚,抱住了孩可是书生潘必正却"欹枕愁听四壁蛩",抱住了孩心绪零乱,难以入眠。寒蛩的鸣声使愁情愈深,仿佛"伤秋宋玉赋西风, 落叶惊残梦"。一片落叶,在这样一个静谧的月夜翩然落下,竟然可以惊断愁人的残梦!当今的人们还有这样的细腻婉转吗?一个人的深情也许是在爱情中被激发出来,但那深情的种子却早已隐埋于他的内心深处,哪怕只有一片落叶,都能使他对当年宋玉之悲有所感悟。《水浒记》的《活捉》就是对风情之美十足的展现。阎婆惜与张文远的相识是一个偶然:,妈妈和你张文远路过阎婆惜家,,妈妈和你无意间见到她美貌风流,于是借口找小娘子借茶上前搭话,这一番搭话就让阎婆惜的性命断送在宋江的刀下。成了女鬼的阎婆惜日思夜想张三郎,因此决定到阳间活捉张文远,与她到阴间团聚做夫妻。

《闻铃》之后的《迎像哭像》同样也展现了一种苍凉之美。当逃难终于结束,相依为命相唐明皇看到"蜀江水碧蜀山青",相依为命相他心中难以阻遏的情思随着不绝的江水中绵绵流淌。他一直在回忆马嵬之变,不断自责,简直是羞煞愧煞。他质问自己,"当时若肯将身去抵挡",未必六军就真敢直犯君王,再说"纵然犯了又何妨"?至少他与杨妃可以在黄泉路上"博得永成双"!事到如今,寡人"独自虽无恙",安然完好地回来了,但是以后的人生还有什么寄托呢?还有什么情丝呢?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想来想去,"只落得泪万行,愁千状",人间天上,此恨绵绵。一个帝王的爱情同样令人感到了悲凉与无助。《下山》又被称为《双下山》,依为命因为在本无逃下山的途中与小尼姑色空有一段有趣的相逢。《下山》的曲词比较通俗,依为命有不少民歌的痕迹。一个略带羞涩的旦角和一个天性率真的小丑,两个少年人的相遇,带着一种天生的欢乐,而他们相遇之后的对话就好像是一段民歌的对答。

(责任编辑:李大少)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