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不许把我们的矛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们永远是美满幸福的小家庭。"我说。 笔者问到这里时

时间:2019-11-08 09:38 来源:蝴蝶海参网 作者:穿线工程

  笔者问到这里时,第一,不许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满腹疑问: 为什么日本兵不干脆把你一刀刺死呢?

投诉内容:把我们的矛在二战期间,把我们的矛我父亲戴庚46岁,拥有一家杂货商店。在当时,整个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都被日本军队占领,因此使用的货币只有“日本军用香蕉票”。战争一结束,所有的香蕉票一夜之间变成了废纸。我们觉得这对我们这些拥有香蕉票的人很不公平。我要求日本政府早日赔偿我们的一切损失。投诉内容:永远是美满幸福在二战时期,永远是美满幸福日本帝国政府统治新马半岛时期,发行了有印证的日本政府香蕉票。我父亲辛辛苦苦做生意,卖胶园存下了军用香蕉票,可是日本政府投降以后,大马许多人民都把日本印证的香蕉票当成废纸,以为不能再使用。可是最近我们发现,日本国家发行的日本军用票有印证,保证可以兑换。那么,日本政府应该履行诺言,给我们兑换成马币,赔偿我们的损失。

  

投诉内容:家庭我说在日本帝国政府统治马来西亚期间,家庭我说先父种菜兼经营土产生意,当时存有香蕉票数目很多,可是这些血汗钱在日本政府投降以后,分文不值。现在所保存的只不过9600元。我希望日本政府能够依照钞票上的保证宣言,悉数赔偿给持款的受害者家属,而且有关的香蕉票是当时战乱时期所通用的官方钱币,理应由日本政府负责。投诉内容:第一,不许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在日本帝国政府统治新马时期,第一,不许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我的婆婆是做炸香蕉和炸番茄的小生意的,在三年零八个月里,辛辛苦苦存下12000元香蕉票。在一日之间,这些香蕉票变成了废纸。我希望日本政府履行诺言,换回军用香蕉票,赔偿给我们这些受害者。投诉内容:把我们的矛在日本人占领马来西亚期间,把我们的矛我还是个小孩子。我的父亲是一个农民和小贩,他靠卖蔬菜和粮食换得了被称为“香蕉票”的日本军用票。这些香蕉票是靠我们的血汗换来的。但是随着日本帝国军队的投降和崩溃,这些香蕉票变得“毫无价值”。这对我们家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我们意识到这些“钱”现在只是一堆废纸了。实质上,除了这些香蕉票我们已经一无所有了。我们父母只能像一个奴隶一样干活来偿还我们所欠别人的债,因为这一变故他们所受到的身体和精神的折磨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现在我父母已经离开了人世,但是每当我看着父母留给我的这些香蕉票,就让我想到这些都是我父母的血汗钱以及因为这些废纸,我父母所遭受的一切,他们所受的痛苦和悲伤。现在的日本政府必须为日本帝国对马来西亚所做的一切做出补偿。日本政府必须履行香蕉票上所许下的诺言,日本国家仍然存在,你们不能逃避和忽视你们的责任。如果你们不能负责任地把我们的血汗钱兑换给我们,收回你们的香蕉票,那么是没有人会原谅你们的。

  

投诉内容:永远是美满幸福在日本统治马来西亚期间,永远是美满幸福我的父亲杨德在他42岁时去世了,作为一个割胶工人,他拥有一部分胶园。当时我们家拥有一定的日本香蕉票。很不幸地,日本投降以后,这些香蕉票变成了一堆废纸,我们蒙受了很大的损失。现在,日本政府应该给予我们合理的赔偿。投诉内容:家庭我说在日本统治时期,家庭我说我父亲以耕种为生,是种植甘蔗、芋头、稻米的,在日本统治期间辛辛苦苦得到的香蕉票,突然之间变成没有价值的钞票,使家父白白浪费了心血,我们觉得应该得到公平的赔偿。

  

投诉内容:第一,不许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在日本统治新马半岛期间,第一,不许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我的父亲靠贩肉为生。经过数年的辛勤劳动,他存下了一些日本军用香蕉票。日本投降离开马来西亚以后,这些钱全变成了废纸。我的父亲在精神和其他方面都遭到了重大的损失。然而我们发现,日本国家发行的军用香蕉票有印证,日本政府保证兑换。我们受害者已经保存了这些钱半个多世纪了,这次我真诚地希望日本政府这个世界经济强国能够基于经济实力的强大,国家民主、人权的信仰,以适当的利率给予我们受害者赔偿。我相信这些行动能够慰藉我们千百万受害者。

投诉内容:把我们的矛在日本统治新马半岛期间,把我们的矛我父母亲是经营杂货店生意的,一生劳累,辛苦经营,存下了7600元日本香蕉票。但是日本政府自战败投降之后,一日之间这些香蕉票变成了废纸,这对我们受害者是很不公平的。日本政府应该履行诺言,赔偿我们的一切损失。投诉人资料:永远是美满幸福杨丹之子杨文福(Yong Mun Fook),永远是美满幸福56岁,经营电器和自行车,祖籍福建兴化仙游,身份证号码为1371128。日本侵占时住毛边石头巷,现住毛边余广街14号。邮编31600。

投诉人资料:家庭我说杨德之子杨日生(Yang Nyak Sang),家庭我说46岁,泥水扎铁,祖籍广东,身份证号码为0239997。日本侵占时住Port Dickson,Lukut,Negeri Sembilan。现住477,Taman Sri Mawar Senawang Negeri Sembilan。邮编70450。投诉人资料:第一,不许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杨谭进之孙杨亚生(Yong Ah Seng),第一,不许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47岁,冷气工程,祖籍广东惠州,身份证号码为2148093。日本侵占时住Jalan Bukit Belacan,Ampang,Selangor。现住1008,Jalan 16,Ampang New Village,Ampang,Selangor。邮编68000。

投诉人资料:把我们的矛杨文龙(Yong Boon Leong),男,24岁,建筑工人,身份证号码为A1341672。现住718C,MK 3,Jalan Balik Palau,Ayer Hitam,Penang。投诉人资料:永远是美满幸福叶富之子叶江然(Yip Kong Yin),永远是美满幸福43岁,木工,祖籍广东,身份证号码为8050018。日本侵占时住毛边,吡叻州。现住1365,Kg Rawa,Gopeng,Perak。邮编31600。

(责任编辑:高层住宅)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