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手指放在嘴里吸吮,不能给人看见。有人嗜血成性,专爱把别人伤口上的血拿去进行"科学试验",研究如何把人血化成污水,泼在地上...... 但他正好借机利用这次事件

时间:2019-11-08 11:00 来源:蝴蝶海参网 作者:丹麦剧

我把手指放  附录1 黄埔军校同学录(10)

蒋介石避重就轻没有谈“中山舰事件”,在嘴里吸吮此时他心中非常明白,在嘴里吸吮这个由孙文主义学会分子挑起的事端正符合他的本意,尽管他没有直接参与策划这次事件,但他正好借机利用这次事件,把国共关系破裂的罪名强加到共产党人的头上。所以,他在黄埔军校“总理纪念周训词”中说:“3月18日中山舰案,是与中国共产党本部没有关系的……我绝不承认3月18日那天的事件,共产党有什么阴谋在内……所以今天,我可以明白:3月20日的事件,完全与共产党团体是没有关系的。”“此事并且当时我曾声明:若要3月20日这事情完全明白的时候,要等我死了,拿我的日记和给各位同志答复质问的信,才可以公开出来。那时一切公案,自然可以大白于天下。如果我冤枉别人家来提高自己人格的——那样的人,绝不是革命党员,更不配做本校的校长。”(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政治部编《蒋校长演讲集》,1926年出版)“中山舰事件”的当事人之一王伯龄在事后的回忆中也说道:,不能给人“当中详细惟鄙人与蒋先生二人知之,,不能给人未待蒋先生许可,我固不敢披露,而蒋先生对学生训话,有如果要知道此回事变真相等,我死后,看我的日记,于此可以判断这次事件性质之重大,绝不是宣传为中山舰事件者比。中山舰云者,烟幕也,非真历史也。而其收功之总枢,我敢说,是孙文主义学会。若没有学会的话,党老早没有办法了。学会能立这点功,也不枉这些对党热心效忠的同志,我们也够本了,过河不用舟了。”(《黄埔季刊》第1卷第3期,1938年出版)王伯龄在此所说的“过河不用舟”之桥梁,即正是蒋介石欲除共产党人而颇费多年心思正在寻找的“清党”借口。

  我把手指放在嘴里吸吮,不能给人看见。有人嗜血成性,专爱把别人伤口上的血拿去进行

蒋介石以“中山舰事件”为突破口,看见有人嗜口上的血拿得以“顺水推舟”,把屠刀首先指向黄埔军校中的共产党人。血成性,专黄埔岛上的“清党”杀戮“中山舰事件”发生后仅半个多月,爱把别人伤4月,爱把别人伤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和孙文主义学会相继宣布解散,但双方的斗争反而更加扩大。5月,蒋介石在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上提出了限制共产党的所谓“整理党务案”。此决议案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许跨党”,“党内无党、《黄埔生活》周刊第4期刊登的鲁迅来校讲演记录稿校内无派”。6月,蒋介石在军校里公开发表反共讲话,要共产党人退出国民党,要共产党员官兵声明自己的身份。同时,他又组织“黄埔同学会”,自任会长,以原来“孙文主义学会”的骨干把持会务,秘密调查共产党员的活动,排挤“黄埔同学会”中的共产党员。

  我把手指放在嘴里吸吮,不能给人看见。有人嗜血成性,专爱把别人伤口上的血拿去进行

随着北伐战争的胜利进行,去进行科学军校两种思想和势力的斗争更加激化,去进行科学并逐渐扩大到所属各分校和东南各省中去。黄埔军校部分革命师生曾向蒋介石发表公开信,表示要掀起一个“救校长运动”,要求蒋介石收敛其反共行为。可是,蒋介石却进一步与帝国主义勾结,悍然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接着,蒋介石相继发出《饬黄埔学生不可妄有发言和越轨行动令》、《黄埔学生停止开会令》等文告。也就在黄埔军校面临蒋介石的血洗杀戮前夕,试验,研究适逢大文豪鲁迅先生造访军校。1927年1月18日,试验,研究鲁迅先生离开厦门,乘船到达国民革命的中心广州,受聘担任中山大学文学系主任。这年9月27日他返回上海,前后在羊城生活了8个月又10天。在此期间,鲁迅受邀前往黄埔军校作了一次演讲,这也是他一生中惟一一次造访黄埔军校。那时,黄埔军校留守政治部主任熊雄看到报纸上刊载有关鲁迅先生到中山大学任教的消息后,产生了邀请他来军校做演讲的想法。几天后,当熊雄把这件事与政治部的同事孙炳文、刘弄潮商议时,3人一拍即合。1月25日,刘弄潮上门拜访鲁迅,在简单的寒暄后,马上就把话题引到演讲事宜上来。当时正值国共两党合作破裂前夕,鲁迅初听后有些顾虑,他说:“现在去,怕起不了多大效果。”刘弄潮随即解释道:“黄埔同学,尤其是现在的第5期,有许多是过去的大学生,都听过你的课。”如此一来,打消了鲁迅先生的顾虑。鲁迅表示:“革命需要我,我就去,权在革命方面,不在个人方面。”

  我把手指放在嘴里吸吮,不能给人看见。有人嗜血成性,专爱把别人伤口上的血拿去进行

如何把人血第九章 军校党争(8)

4月8日,化成污水,鲁迅在好友应修人等陪同下,化成污水,前往黄埔军校本部礼堂,做了大约两个小时的演讲,题目为《革命时代的文学》。在演讲中,鲁迅通过生动的比喻,旁征博引,精辟地论述了“革命时代与文学的关系”和“革命武装斗争的重要性”两大主题。面对近千名翘首以盼的莘莘学子,鲁迅掷地有声地演说,博得了黄埔师生们经久不息的掌声。听了鲁迅的演讲,大家无不感到热血沸腾,群情激奋,爱国革命的热情油然而生。几天后,演讲稿经誊录整理,被印行在黄埔军校的校刊《黄埔生活》第4期上,这又引发了军校内外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震撼和思考。也就在鲁迅于黄埔军校演讲的4天之后,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1948年6月,泼在地上廖运泽被蒋介石任命为第8绥靖区副司令兼颍上指挥所主任和暂编第1纵队司令官,泼在地上设指挥所和纵队司令部于安徽寿县。11月,廖运泽的堂兄、第85军第110师师长廖运周(黄埔军校第5期毕业生)在淮海战役的关键时刻起义,率部加入人民解放军,这也促进了廖运泽尽快弃暗投明的决心。1949年1月,廖运泽率暂编第1纵队撤退到安徽芜湖,改任第15绥靖区副司令,暂编第1纵队改编为暂编第1师(后又改编为第85军第110师),由堂弟廖运升(黄埔军校第4期毕业生)任师长。此后不久,廖运泽调衢州编练处(第9编练处)司令部任副司令。

在廖运周率部起义、我把手指放部队刚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2师后,我把手指放廖运泽、廖运升即派亲信人员前去同廖运周联系,请共产党派人到暂编第1师协助起义。廖运周立刻向陈赓司令员汇报情况。陈赓和廖运泽是黄埔第1期的同学,他让廖运周马上写回信,“希望早日响应南下大军,及时起义”,并派第42师政治部敌工科科长杨振海携信前往暂编第1师,传达陈赓欢迎他们起义的口信。这时,廖运泽和黄埔第1期同学、第17兵团司令官侯镜如也商谈了组织第110师和第318师起义的问题。5月4日,廖运升率第110师在浙江义乌起义。5月5日,广州各报同时刊登了《廖运泽、廖运升率部叛变》的新闻和国民党政府对他们“着即缉拿归案”的通缉令。廖运泽由广州潜赴香港。此后,在中共香港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继续为中国共产党做台湾等地的统战工作。1952年,周恩来电召廖运泽回国。安徽凤台廖家湾廖氏堂兄弟中,这3位同为黄埔军校毕业生的国民党军将级军官,在解放战争的炮火中相继聚拢到了“八一”军旗下,也留给那段历史许多传奇故事。黄埔五期生廖运周晚年在家中1956年2月,在嘴里吸吮在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第3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在嘴里吸吮廖运泽当选为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1958年11月、1979年10月和1983年12月,在民革第4、第5、第6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均当选为中央委员会委员。1954年12月、1959年4月、1964年12月、1978年2月和1983年6月,被推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2、第3、第4、第5、第6届全国委员会委员。此外,廖运泽还曾担任江苏省民革主任委员等职。(廖运周后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兵团第14军第42师师长、高级炮兵学校校长和党委书记等职,1955年授予少将军衔。)

,不能给人第十四章 拜访黄埔一期毕业生(9)参加南昌起义,看见有人嗜口上的血拿是廖运泽老人军旅人生中的闪光点,看见有人嗜口上的血拿因此,他对当代人民军队的建设也非常关心,他很长时间紧盯着笔者大檐帽上的帽徽,眼中闪现出泪花。当时,部队刚换发85式新军装,帽徽由原来的全红五星,换为五星中有“八一”两字的圆帽徽。他深情地说:“这红五星中的‘八一’在我眼中那可是铺满天、盖满地的呀!”

(责任编辑:剧情片)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